本会动态

文章详情页
【芯人物】格科微赵立新:保送清华,从“跑龙套”到“技术大拿”,只身一人带着技术回国创业;比特币生态分散化挖矿芯片商品化为主因
发布时间:2019-07-04 12:58:18来源:点击:7

  1.【芯人物】小时候和父亲摆地摊,保送清华又走出国门,从“跑龙套”到“技术大拿”,只身一人带着技术回国创业……

  2.比特币生态愈发分散化 挖矿芯片商品化为主因

  3.芯片上的激光器可发出“安静”的光线!

  4.【星推荐】集微“深度报道团队”核心成员——慕容素娟

  

  1.【芯人物】小时候和父亲摆地摊,保送清华又走出国门,从“跑龙套”到“技术大拿”,只身一人带着技术回国创业……

  

  【编者按】【芯人物】是2019年集微网重磅推出的栏目,以重点采访芯片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家为主。区别于以往的技术与产业文章,聚焦于从人物的成长历程、职业发展、创业经历、产业认知等多维度梳理。集微网希望通过本栏目的长期报道,能让更多圈内外人士从中了解国内芯片业无数“航行者”的风采与光芒。

  文/慕容素娟

  校对/范蓉

  【本期人物】赵立新,格科微电子董事长,移动互联网公司我查查董事长。清华大学无线电系本科,清华微电子研究所硕士。2003年回国创业,创办格科微电子,当前格科微已连续多年成为中国十大集成电路企业,其CMOS传感器在国内同类产品中销量第一。同时,我查查的下载用户数已达3.8亿,有1.6亿条条码信息,数据涵盖32省497座城市的7000多万种商品。

  

  图示:赵立新

  采访赵立新时,他说:“我这个人运气好,就是一直读书、出国学习技术、回国创业、同学资助,都比较顺利。”云淡风轻的描述背后,是他在人生路上一步步迈出的坚实步伐的写照。即便在创业成功后,赵立新的周末时间几乎仍是在公司度过。他自谦道:“我对摄影、下棋等都没有兴趣。”

  从小和父亲一起摆地摊 历练出生意直觉

  赵立新出生在湖南的一个小县城,家里有四个孩子,父亲身体不好,很早就下岗了。小时候家里生活很艰辛,他和父亲一起摆过地摊;还和父亲一起给人家组装过自行车,记得当时是30元钱装一辆。“现在我的手艺还不错。”赵立新讲到这里,笑着说道。

  虽然家境贫穷,但在他们家很看重成绩。有时赵立新考试得第二名、第三名,自己觉得考得还不错,父亲就会质疑:“吃饱了饭,怎么不能考第一啊?”因为父亲说小时候饿着也能考第一,父亲觉得孩子们与自己比差得远了。

  赵立新的父亲是一个很有技术、很聪明的一个人。父亲在18岁时,有一次想做电动机,就乔装进入工厂,看一圈回来就做出来了。父亲常说,读书要活学活用,赵立新和妹妹也都很争气,都上了清华大学。妹妹是以县里状元的身份考进清华,赵立新是保送上的清华。1985年赵立新获得了全国物理、化学竞赛奖项,并获得了全国青少年创新发明一等奖,因而后来被保送到清华大学。

  当赵立新得到保送清华的消息时,父亲说:“不行,我还有个手艺没教你,就是怎么做模具。”

  “很多孩子上大学前暑假会很开心地在玩,而我在上清华大学的前一个暑假,父亲在教我用手工学做一套模具。”赵立新提到那个暑假还印象深刻。

  由于父亲开过许多小工厂,做得很辛苦(商业规则),赵立新也从小体验到做生意的不易。“父亲生得太早了,时代不好。”赵立新说道,“父亲具备了人性的优点:聪明、勤奋、正派、正义、信用,但就是做生意不成功。他的执行力第一,但在战略层面有问题。”

  “父亲对风险过度厌恶,只做无风险的事,但最后是零风险零回报。”创业多年后,赵立新回顾自己与父亲两人做生意的不同特点:“而我是只做有风险的生意,没风险的不做,10倍的风险,可能意味着100倍的回报。”

  经过家庭的熏陶以及生意上的历练,让他对生意有直觉的判断。“我回国以后很多商业上的决策都是直觉判断的。”赵立新说道。

  从清华到国外 生意直觉使他从“跑龙套”到“技术大拿”

  “我身体不太好,到清华后就生病了。在清华呆了10年,不怎么样。”赵立新谈到清华的学习阶段说道,“我觉得背英语单词实在是无用,如同背八股文似的,比较抵触,个人功利心比较重。”

  本科毕业后,赵立新加入清华大学微电子研究所,工作3年后,又读了研究生,3年后出国。

  他先去了新加坡的一家公司,并从设计走向了工艺,做了3年刻蚀。

  后来又去了美国,加入ESS公司,重新做设计,从事图像传感器的研究。这家公司当时供给中国VCD芯片。离开ESS后,赵立新转去了UT斯达康,从事了两年的设计。

  “我在做传感器设计时,其实是跑龙套的。先做QA、TEST、DESIGN,在ESS的3年很少有时间做设计,真正做设计是在UT斯达康,对测试、软件、电路设计、工艺都有所了解。领导常常说‘小赵你来试试’,所以干了一年就被提拔为经理。美国是看个人实力的,只要能帮公司赚钱,你扎辫子人家也不管,也没有时间和精力搞什么歧视。”赵立新总结了国外的职业历程。

  “我做设计挺有天赋,又做工艺又做设计的人比较少。我相当于半桶子水,什么都会一些。”赵立新谦虚地说到。

  在2002年、2003年时UT斯达康还很红火,但赵立新直觉判断这家公司要不行了,因为公司文化存在问题,而且高层之间有很多矛盾,他就打算离开。果不其然,昔日红火的UT斯达康不断走向衰落。

  对于这种直觉敏感,赵立新说,“我对生意比较敏感,对设计敏感,对工艺敏感,其实很多东西都是相通的。”

  当时赵立新在美国有专利,他既做设计、也做工艺,判断传感器有机会。“当时也比较年轻,无知者无畏。自信心满满,觉得自己‘能得不行’。”赵立新回想当时的状态时说,“我这个专利如果在北美能拿到投资,就在美国做;如果不行就不做了。我并不是那种很执著于做老板的人。有些人个性比较强,而我不是。”

  不过,由于当时是他一人,也没有团队,他的专利大家看不懂。在北美走了一圈,赵立新都没有拿到投资。

  这时,赵立新在美国遇到严晓浪。“他说准备回中国做半导体,让我一起做。我说怎么做啊,什么都没有,没有技术沉淀、没有人才优势。设计是一个天才性的东西,没有成本优势,很难有优势。但严晓浪说设计是创造性劳动,像写书一样,与人多少没关系。你们这些水平高的人就是太保守了。”赵立新谈到与严晓浪的沟通时还历历在目。严晓浪手下有一个是赵立新同学,最后将赵立新说动了。

  当时还有一个叫付磊的,在做风投。要知道在十年前是很少有人做投资的。“他也鼓励我回国,每周都来我们家。其实也是来我们家蹭饭吃,因为我们家的饭好吃。所以老婆要做饭做得好,也是秘诀之一。”赵立新开玩笑地说道。

  刚好UT斯达康有一个老板去中国做投资,他建议赵立新回去看一看。当赵立新决定回国时,他接到了一位同学的电话。

  只身一人带着技术回国创业 遇到“史上好同学”

  “听说你要回来了,到我这来看一看吧。”这个同学其实是想合作。

  “这个项目挺费钱的,得200万美元。” 赵立新说道。

  “你不要从门缝看人呀,200万美元不是问题。我这么多钱,你回来不用想筹钱的事了啊,这都为你准备好了。” 赵立新的这位同学说。2000年初时,他这位同学的身价已达2亿元,做生意很牛。

  “我这位同学很佩服我,中学时,我参加全国竞争,从县里杀出来杀到地区,又从地区杀到省里面,又到全国,最后在全国拿到金牌。当时中学学校得的奖牌都是我得的。到今天,也保持着这个记录,没人打破。”赵立新说,“所以同学特崇拜我,干‘没谱’的事情都能成,很神奇。平时考试成绩也还行,但是越难越喜欢,越难越容易考好,太容易的不爱做,还考不好。难的时候我都能赢,容易的时候都不行。关键时刻比较牛,平时比较松。”

  “我这个同学也挺牛的,当然他不能跟我比,哈哈。”赵立新时不时地幽默一下。

  同学的畅快还是让赵立新小吃一惊,“当时想,这不可能吧。因为投资与崇拜是两回事。”

  随后就有了“深圳会友”的一幕。

  当时他们在同学的工厂边上,找了一个很破的地方,有很多苍蝇。“我当时还打着领带,穿着西服。一边赶苍蝇,一边谈话。”赵立新笑着说道。

  这位同学叫来他们企业的合伙人(大学上下铺),说:“这是我高中同学,要200万美元,你投不投资,你投资,我们就都投。我是给你说了,我是准备要投了。”

  这位合伙人也很爽快,说道:“我们俩钱一样多,这个你投,我也投,那咱俩就一人一半吧,一人100万美元。”

  就这样,2003年,赵立新拿到了来自同学的第一批融资200万美元。

  “格科微发展到今天,有很多的机遇”。赵立新回顾创业的历程时说道,“2003年拿到200万美元,一条线杀回中国,是很传奇的。其他企业可能是一个团队,用的钱也很多。”

  等到第二圈融资,VC资本进来了。“加上我自己的钱,我花了40-50万美元。当时我帐上有90万美元的现金,呵呵,我还是挺神的,吼吼……”赵立新笑得很有特点。

  将国外打工多年的积蓄投入到创业中,当时赵立新也没怎么和妻子商量,然而赵立新妻子没有反对。对此,赵立新还是很欣慰, “我告诉她,如果输掉,咱就不‘玩’了。”

  妻子说:“那我就有理由去逛街了,给你买几件新衣服,开公司总是要新行头的。”

  同学的200万美元,风险投资进来340万美元,再加上赵立新的几十万美元,公司前期总共用了600万美元。“总共进来600万美元,我所有的身家都在这里了。”赵立新说到。

  创业前期所有的错误都犯了 3-4年后才开窍

  在这样的背景下,格科微电子于2003年9月正式在上海浦东张江成立。主要从事CMOS图像传感器、LCD Driver、高端嵌入式多媒体SoC芯片及应用系统的设计开发和销售。

  由于赵立新是一个人回来,“开始我都是带着清华的学生教他们,现学现买,不仅做设计,还研发工艺,所有的一套比如封装厂,当时是国内没有的。等风险资金进来以后,才请了行业的人士。”

  在初期,格科微所有的创业错误都犯了:比如团队管理不行,技术被偷走,分裂出另外一个公司;销售上,不注重自身的销售团队建设;现金流断裂,差点被竞争对手消灭……

  做了3-4年后赵立新才开窍,用很多时间在理顺一些问题,对难题也很感兴趣,考虑要怎么活下去,怎么做出高品质的产品。

  为此,在公司运营上,赵立新是技术和市场两手都在抓。在产品定义的大方向上,都由他来定义。

  当时产品需求量大,很容易被炒货,赵立新就对销售环节进行管控,设立了IT部门,建立ERP系统,监控供应链。货物全流程监控,扫条码、出货、汇总,哪个地方用了多少产品,一目了然,这样就避免了炒货。

  面对竞争对手,赵立新认为要与竞争对手共舞,而不是敌对的状态。具体而言,在图像传感器芯片领域,索尼为世界第一,格科微世界第二。但是格科微在COM封装专利上的突破创新,实现了经济和性能上的双突破,索尼对此非常赞叹,为此索尼和格科微在封装上还建立了合作关系。

  回想起创业的前期,赵立新用“惊心动魄”来形容,他说:“我运气还算好,天不灭我。有些事情不是人的能力可左右的。”赵立新说道。

  赵立新也觉得公司的发展比较神奇。他说道,有一些因素使得公司发展比较顺利。

  在外在因素方面,一是时代机遇让格科微赶上了中国智能手机业蓬勃发展的潮流。格科微从电脑摄像头入手,2007年起进军到手机领域,敏锐地抓住了中国手机快速成长的一波浪潮。二是产业链上的支持,赶上中芯国际上新工艺线。格科微起步之时,正值中芯国际想做图像传感器代工,技术优势让格科微入围候选合作伙伴之一。格科微提供技术帮助中芯国际建立CIS生产工艺线,中芯国际则负责其研发费用。

  此外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是,格科微员工的流失率很低,原因在于员工个人持股量很高。“在半导体领域里,员工持股没有这么高的。”赵立新说道。这也让员工能够踏踏实实地一直跟着赵立新做。半导体是板凳要做十年冷的行业,人才能够沉下心、静下心做研究特别重要。

  于是,公司开始“野蛮”生长。由于格科微自己研发的工艺非常简洁,当时做出的芯片成本是同行的一半,性能还差不多。在性价性的大差距下,格科微很快就居于垄断地位。在中国手机每个月出货量在六七千万部时,格科微每月的芯片出货量已达到8500万片。如今格科微每月的出货量已超过1亿颗。

  格科微从2011年起连续六年成为中国十大集成电路设计企业,2017年销售额达到40.5亿元。在国内CMOS图像传感器芯片中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一,全球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二。

  值得一提的是,格科微的发展没有用到国家项目的一分钱,完全是自力更生。

  做企业,其他错误可以犯,战略性错误不能犯

  2003年赵立新回国时,他说一共遇到3个机会。“一个是Sensor,这是一个战略发展方向;另一个是做闪存,当时国外一个团队找我做闪存,最后没有下定决心,当时这也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三是移动互联网。”

  格科微是赵立新创办的第一家公司。而赵立新还创业成立了一家移动互联网公司,叫“我查查”。

  赵立新说,创办这家公司时,周围都是反对声音说不要做,做网站很难成的,会输掉的。但赵立新很坚决,力排众议,最后坚持下来了。

  我查查2010年成立于上海,是国内首家商品条码扫描比质比价的工具,旨在为企业和消费者之间搭建沟通的桥梁,打造商品公信力平台。2014年,我查查成功研发彩虹码专利技术,升级了传统的黑白条码,实现了条形码一物一码的管理功能,开启了条码2.0的时代变革。

  截至2016年,我查查下载用户数达3.8亿,有1.6亿条条码信息,数据涵盖32省497座城市的7000多万种商品。此外,还推出同步APP“扫码比价神器”——我查查。

  “我一共有3个机会,中了2个,丢了1个,打66.6分。”赵立新说道,“错过FLASH,我很遗憾,对于做企业的人来说,一辈子可能只能遇到一到两个战略发展的机会,遇到并不那么容易。”

  从这些创业历程中赵立新也形成了深切的体会,他说,做企业,其他错误可以犯,但是战略性的错误不能犯。战略方向对,也不一定会成功,还需要一些机遇。一旦战略方向错,基本没戏。从中国企业的发展来看,90%的企业输在战略发展方向上,执行力没问题,犯点小错误死不了,关键是看准了坚持。李彦宏、马云、马化腾都犯过错误,但是看准了,坚持下来,成功率还是很高的。

  有意思的是,赵立新做着高精尖技术的芯片公司,也极有前瞻性地创办了移动互联网公司,但赵立新本人,却是一个非常传统的人。直到2013年,赵立新才开始用智能手机,以前一直用的是功能机,而且这手机还不是他主动去更换的。

  2.比特币生态愈发分散化 挖矿芯片商品化为主因

  据加拿大金融服务公司Canaccord Genuity Group的数据显示,比特币通过多种方式变得更加具有分布式特征。

  在今年2月的报告中,该公司表示,从其哈希率的分布来看,比特币在早期的分散化程度较低。然而,在过去几年中,矿业芯片制造商之间的“竞争加剧”导致了集中度的下降。

  

  Canaccord表示,2014年年中,GHash.IO控制了大约50%的比特币哈希率,使加密货币易受51%的潜在攻击。

  然而,在2019年,没有一个矿池控制了比特币20%以上的哈希率,其中5个矿池控制的哈希率在10%到20%之间,其余矿池控制的哈希率不到10%。

  

  Canaccord表示,比特币的愈发分散化是一项“积极的基础性发展”。该公司补充称,尽管有几个因素促成了这一发展,但最重要的因素是“比特币挖矿芯片的商品化,因为专用集成电路asic的进展已经放缓,使得对比特币挖矿回报的更广泛竞争成为可能”。

  该报告援引ARK investment research的数据进一步表示,以赫芬顿达尔-赫希曼指数(HHI)衡量的比特币集中度已经从2013年的3000点稳步下降至目前的1200点。

  HHI指数是用来衡量市场集中度的。该公司解释说,低于1500的HHI被认为是处于“竞争市场”环境中,1500 - 2500的HHI被认为是“适度集中”,高于2500的HHI被认为是“高度集中”。金色财经

  3.芯片上的激光器可发出“安静”的光线!

  近日,美国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等研究结构的研究人员开发出一个芯片级的激光器,它能发出基本线宽低于1赫兹的光线,“安静”到足以将高要求的科学应用转移到芯片上处理。

  背景

  光谱纯净的激光是精准的高端科学与商业应用的核心,因为它们能够生成近乎完美的单色光。激光的这项能力,是通过其线宽或者相干性来测量的,它表示了在频率变化之前的特定时间内发出恒定频率光线的能力。

  在实践中,研究人员们竭尽全力为原子钟等高端系统,构建高度相干、接近单个频率的激光。可是,如今由于这些激光器非常庞大,实验室机架上会摆满各种台式设备,所以这种激光器的相关应用都离不开实验室。

  目前,将高端激光器的性能转移到光子芯片中,并显著降其低成本和尺寸,已成为科学界追逐的一个目标。

  创新

  近日,美国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以及霍尼韦尔公司、耶鲁大学、北亚利桑那大学的的研究人员们描述了在追求这一目标过程中的一个重要里程碑:一个芯片级的激光器能发出基本线宽低于1赫兹的光线,“安静”(噪音少)到足以将高要求的科学应用转移到芯片上处理。

  相关论文成为了2019年1月份的《自然光子学(Nature Photonics)》期刊的封面文章。该项目由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OwlG 计划资助。

  

  新型布里渊激光器激光环形腔的艺术诠释(图片来源:Brian Long)

  技术这些窄线宽激光器要施展影响力,就必须集成到光子集成电路(PICs)中。光子集成电路,相当于计算机的光芯片,可在商用芯片制造厂进行晶圆级制造。论文合著者之一、团队领头人、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电气与计算机工程系教授 Dan Blumenthal 表示:“迄今为止,在光子芯片级别,制造具有这种程度的相干性和窄线宽的安静激光器,科学家们一直没有找到办法。” 目前这一代的芯片级激光器具有固有的噪声,以及相对较大的线宽。所以,我们需要在基础物理范畴起作用的创新,而这些基础物理知识与高质量激光器的小型化息息相关。

  DARPA 对于创造芯片级的激光光学陀螺仪特别感兴趣。在没有GPS的情况下,光学陀螺仪具有获取位置信息的能力。这种重要的能力使得光学陀螺仪可用于精准定位和导航,例如大多数商用客机中所采用的。

  激光光学陀螺仪的长度尺度上的灵敏度,与引力波探测器(目前为止发明的最精准的测量仪器之一)不相上下。但是,目前达到这种灵敏度的系统含有体积庞大的光纤线圈。OwlG 项目的目标就是实现一种“超安静(窄线宽)” 的片上激光器,取代光纤,作为旋转感知元件,并与光学陀螺仪的其他元件进一步集成。

  

  集成的激光光学陀螺仪和光子微波合成器的演示(图片来源:参考资料【2】)

  Blumenthal 称,构造这种激光器有两种可能的方案。一种是将激光器与光学参考系“绑”在一起,这种光学参考系必须是环境隔离的,并处于真空之中,如同目前的原子钟所实现的。这种参考腔外加一个电子反馈回路,一起成为了使激光“安静”的“锚”。然而,这种系统庞大、昂贵、能耗大、对于环境干扰敏感。

  另一个方案就是制造一个外腔式的激光器,它的腔满足窄线宽激光器的基本要求,包括能够长时间容纳几十亿个光子,并且支持非常高的内部光功率级别。传统意义上说,这种腔体非常庞大(为了容纳足够多的光子),尽管它们一直被用于实现高性能,但是以接近参考腔体稳定的激光器的线宽,将其集成到芯片上,还是很难实现的。

  为了克服这些限制,研究团队利用了一种称为“受激布里渊散射”的物理现象,来构造这些激光器。布里渊散射起源于激光电场与分子或固体中的声波场的相互作用,也就是光子与声子的相互作用,又称声子散射。强入射激光场在介质中感应出强声波场,并被它散射的一种非线性光效应。与自发布里渊散射不同,受激布里渊散射的产生过程是:在激光的电场作用下,通过电致伸缩效应,使介质发生周期性密度和介电常数的变化,感生声波场,而导致入射光与声波场间发生相干散射过程。

  Blumenthal 表示:”我们的方案利用了这种光与物质相互作用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光线实际上在材料内部产生了声音,或者说声波。布里渊激光器以制造极度安静的光线而闻名。它们通过利用来自吵闹的‘泵浦’激光的光子,产生声波。然后,这些声波又生成新的安静的窄线宽输出光线。这种布里渊过程是非常高效的,它能将入射泵浦激光的线宽减少至百万分之一。“

  然而缺点是,庞大的光纤或者小型的光学谐振器,通常都是用于制造对环境条件敏感的布里渊激光器,并且难以通过生产芯片的方法制造。

  Blumenthal 解释道:“我们在光子集成芯片上制造这种亚赫兹的布里渊激光器,采用了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开发的一项技术,即通过损耗极低的波导(与光纤差不多)构造光子集成电路。这些低损耗的波导,在芯片上形成了布里渊激光环形腔,从而具备了成功的所有要素。它们可以在芯片上存储极大数量的光子,在光学腔中处理极高的光学功率,并且沿着波导引导光子,就像铁轨引导单轨列车一样。”

  

  Si3N4 波导布里渊激光器与应用的片上系统示例(图片来源:参考资料【2】)

  低损耗光波导与迅速衰减的声波相结合,就无需再引导声波。这一创新是该方案成功的关键。从完成的那一刻起,这项研究为Blumenthal课题组及其合作伙伴们带来了多个受资助的新项目。

  价值

  这项技术有望应用于包括光谱学、导航、量子计算和光通信在内的一系列领域。如今,互联网数据容量需求呈爆炸式增长,及其所导致的全球范围内数据中心和光纤互联网的能耗增长,都带来了严峻的挑战。然而,在芯片尺度上实现这样的性能,将有助于应对这些挑战。新浪看点

  4.【星推荐】集微“深度报道团队”核心成员——慕容素娟

  集微网在半导体产业报道的广度和速度上,已取得不俗战绩。每天编辑团队从早上4:30一直到晚上24:00密切关注产业动态,每天发布动态新闻100多篇,基本实现了产业链新闻全覆盖。为在深度报道方面进一步夯实,推出更多具有产业影响力的重磅文章,集微网组建了一支专业度极强的深度报道团队。在新春佳节之际,深度报道团队的核心成员将与大家见面,希望与业界同仁互通共识,加强学习与交流,一起见证产业变迁。

  

  慕容素娟,集微网“深度报道团队”主编。原鲜卑族,硕士,电气自动化专业和新闻传播学专业。

  在华为深圳总部工作4年多;在电子信息产业老牌媒体《中国电子报》社工作近 4年,负责半导体全产业领域的采访报道;后进入行业生态媒体《智慧产品圈》工作3年多,担任主编,报道领域覆盖芯片、终端、市场应用的全产业链。

  在工作和学习生涯中,获得多项荣誉及表彰:担任北京大学生创新创业北京赛区评委;荣获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先进员工奖”、《华为人》报“优秀撰稿人”等奖项;荣获工信部CCID 2013年度、2014年度《赛迪学术论文》三等奖和二等奖;荣获中华全国总工会乒乓球比赛二等奖。

  2018年1月以第二作者身份出版书籍《中国智慧家庭产业创新启示录》,本书是国内首部系统揭示智慧家庭产业创新路径的著作,阐述如何跳出互联网、O2O、智能硬件烧钱陷阱,以生态杠杆撬动物联网价值。2013年参与写作书籍《中关村标准故事——探秘标准创新,引领产业政策》。2008年参与写作出版书籍《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十大社会制片栏目》。

  关注领域:IC、AI、5G、物联网、智慧家庭、投资、创新创业等领域

  微信:murong199

  邮箱:murong19@126.com

  欢迎交流及爆料